当前位置:生鲜资讯>>资讯详情

百全超市困局:每天亏好几百万 4亿打水漂?

2013/5/28 9:10:52 来源: 中华合作时报·超市周刊

“现在每天亏好几百万元。”两年前,号称要做“中国农村沃尔玛”的百全超市,如今却被一位业内人士透露严重亏损,而当初位于百全超市背后的两大后盾——中国邮政和美国地平线公司如今都陷于缄默,甚至不愿谈及百全。

  不管是模式本身问题,抑或是农村零售市场仍未成熟,但是如果以百全超市目前的现状继续在农村市场发展,作为中国邮政进军零售市场的项目,极有可能在未来“黄掉”。

  4亿元打水漂?

  2010年10月,百全超市以统一的橙色标识、标准化的管理模式进入江西、河南、山东三省,开始了其农村零售市场的探索。

  当时百全超市中国邮政方面负责人王世春告诉记者,百全门店网点都是依托各地邮政现有店面优势,在邮政旁边“挖”一块地方,一般是200平方米左右,最大的门店也不超过600平方米。

  与当初“要在乡镇开1万家百全超市”的目标相比,目前百全超市的状况似乎更显“寒酸”。

  “目前百全在三省的门店数为100家,最近打算关闭两个效益不好的店。”江西邮政丰城市分销中心主任张晓辉告诉记者,百全超市目前分布区域仍然在江西、河南、山东三省,没有按之前的计划向全国扩张。在门店数量上,江西省有39家,为三省最多。

  尽管在发展速度上慢了些,但比起村镇很多夫妻店,百全超市在标准化程度上似乎显得并不那么“外行”。

  河南省商业经济学会秘书长宋向清告诉记者,村镇许多小超市、夫妻店的特色基本上还是三个一:一间门面,一个老汉,一把算盘。

  在宋向清看来,作为连锁超市,河南省的百全超市虽谈不上专业、精致,但由于大多数超市实行统一采购和配送(个别店存在自由采购现象),因此在商品质量方面,还是比较有保障的,管理和运营也相对规范。

  张晓辉也表示,中国邮政这方面的员工虽然没有太多零售经验,而且鱼目混杂的事情也避免不了。但在招聘时,尽量找有零售经验的员工。同时,在店员工作装统一、店面环境卫生、商品陈列等方面比夫妻店要标准得多。

  不过一谈起营业额,质疑声则此起彼伏。

  作为资深零售分析师,范宇(化名)曾深入考察过百全超市,他告诉记者,百全超市目前日营业额最多不超过3000元,有的门店甚至只有几百元。

  而在门店拓展方面,由于开店成本太大,百全超市在农村市场难以生存,所以农村的百全都为加盟店,用范宇的话说就是,“一般都是村长去加盟,挂上百全超市的牌子,从自己家开辟一块门面,自己或者亲属经营,除了从百全超市进货以外,加盟店和百全超市几乎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  关于加盟店现状,记者从张晓辉那儿也得到了证实,他表示,百全的店铺都在镇上,村里开店成本确实大。但他告诉记者,百全超市目前主要精力放在直营店采购和拓展方面,只有直营店做大了,加盟才会跟上。

  而一位来自中国邮政的员工透露,与中国邮政合作的美国地平线公司目前已经投资4亿元,但因中国邮政和地平线并未成立合资公司,百全超市仍然属于双方合作的一个项目。“等未来成立合资公司时,中国邮政控股,占51%,地平线占比49%,不过目前迟迟没有挂牌成立公司,主要是外方(地平线公司)考虑到整个项目的运营风险。”上述员工透露。

  上述中国邮政内部员工对百全并不看好,“地平线那4个亿打水漂也未可知。”

  管理“不接地气”

  几百元的日营业额,4亿元能撑多久?

  此前百全超市标榜的两条腿——中国邮政天然地理位置优势+美国专业零售公司——到现在却依然没有“直立行走”。

  在范宇看来,美国地平线公司并非专业的零售管理公司,实质是投资公司。“这个公司的本土化不够,就是一帮老外找了几个中国人就开始做零售。”

  这种看法也得到了上述中国邮政员工的认同。他告诉记者,地平线公司虽然在国外经验丰富,但并不接地气,虽然其在进货渠道上有优势,但采购回来的商品并不适合农村市场,例如,他们采购了110多元的曲奇饼干、1188元一瓶的洋酒,在农村只能沦落为“展示品”,不可能销售出去。

  此外,在中国邮政一位百全超市运营参与者看来,地平线公司在整个项目中扮演的角色让他们看不懂。“从外面请了一些所谓做零售的人,给他们出的工资很高,相当于邮政同级别职工的10倍。人工成本很大,再加上没有正式成立公司,增值税等纳税成本要高很多。”

  记者联系到总部位于北京的地平线公司副总经理刘薇,她表示不方便接受采访。

  除了地平线公司,中国邮政在运营百全超市过程中还存在另一种尴尬——旧问题还未解决,新问题又凸显。

  在进行门店观察后,宋向清指出了河南百全超市的硬伤:一是没生鲜产品,其他商品结构也存在问题,加之理货补货等滞后,流失大批客户;二是总部对各门店管理半径长,管理效率偏低;三是门店经营者素质、服务意识和推销技巧都需要提高。

  范宇同样表示,百全在选品方面存在不小的问题。在山东某家百全超市促销商品中,范宇发现,正在进行促销的有柔顺剂、洁厕灵之类的商品。

  “农村很多地方连抽水马桶都没有,更不需要洁厕产品,从侧面反应了百全超市的经营者并不了解农村消费群体的真正需求。”范宇说。

  张晓辉也向记者坦承,目前江西丰城百全在运营方面,尤其是商品方面面临挑战。他直言,由于百全超市店面小(200平方米左右),门店数量也少,所以需求量太小,导致配送量少,再加上网点非常分散,大的品牌供货商不愿意送货,结算的流程又不像夫妻店那样现金交易,复杂的结算流程又把小供应商挡在门外,造成一种恶性循环:品牌商品缺乏—顾客减少—进货量减少—商品品类更缺乏。

  “也尝试过自己出去采购商品,但因采购员没有经验,加上采购量不大,经常采购不到毛利高而且销量好的商品。”张晓辉告诉记者,目前百全超市主要品类为包装食品,非食品类不多,而生鲜和熟食则完全没有,因为生鲜损耗很大,熟食则容易出现安全问题。

  农村市场机会有多大

  两年前,王世春就告诉记者,农村的消费群体以80后、90后为主,尤其是许多年轻人在外打工,比起他们的父辈,他们更认可品牌产品,如果其看到乡镇有正规的超市,正规的品牌产品,就会成为其忠诚客户群。

  当然,这样的消费群体培育起来需要一段过程,并不是一两天就能完成。

  如今快3年过去,这些消费群体似乎仍然没有培育起来。

  宋向清拿河南农村市场举例,他认为,农村大变化的序曲已经奏响,新型城镇化将颠覆中国几千年传统的农村生态,使农民的生产方式、生活习惯发生重大变化。而这些变化将给农村超市带来重大利好,也给零售企业渗透到农村带来了潜在的机会。

  张晓辉则更具体地指出了这些变化。村镇市场消费者的消费要求逐渐高了,尤其是年轻人在春节回来时,都会选择宝洁、联合利华等品牌商品购买。

  而在平时,百全超市所在的城镇市场很大一部分消费者来自镇上的学校、医院等事业单位和很多行政单位,他们对商品的要求同样“挑剔”——要求正品、品牌产品,如果百全没有他们想要的品牌商品,下一次就不再会光顾,而是选择到县城里的超市购买。

  打入村镇市场的零售业能不能把握这些变化,则是他们能否成功抓住消费者的关键。

  “城市里卖什么,农村也卖什么,这导致很多商品在城市卖得很好,农村卖不出去。在农村,值得思考的是,为什么农村很多三无产品卖得很好。”范宇表示。

  在范宇看来,比起国有体制的企业以及外资企业,一些本土民营零售企业更了解村镇消费者心理和习惯,做起零售业更熟稔。

  至于百全超市的未来,“不大可能做到底。”上述中国邮政内部员工并不看好百全的未来。他表示,在十几年前邮电还未分家时,当时的中国邮电就试水做过邮电超市,但亏得一塌糊涂。

  在他看来,超市还是需要专业的零售企业来做,比如丰城当地的粤客隆超市,也开始在村镇市场渗透,做得也很专业。

  其实在粤客隆超市里,有很多商品有可能连品牌都没听过,但却深得乡镇消费者青睐,仅这一点上,足以说明他们能抓住当地消费者心理。